FPs

小学几个事

p40293640

第一次两千米

某天早晨到学校操场跑步,先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跑四圈。操场外面是居民区,好几栋四五层的楼房。班里有个女生住在那儿。

跑到一半,发现楼上出现一个人影,好像是班里那个女生。不能停呀,一直跑,一圈又一圈,她还在那儿。我想,她是在看我吧。

跑了十圈之后,想着差不多了,坚持够久了。她还在那儿,细看,才知是个大盆栽。

听说这个女生今年已经结婚了。

偷情的教导处主任

那会不知是为了预防大家近视还是什么,会一周轮换一次位置。等到我换第一组的时候,坐在窗边。

某日上课无聊偷偷看窗外,看见教导处主任挽着隔壁班女老师,站在一起说什么,时不时摸一下屁股,他的妻子也是学校的老师。

不知是否已东窗事发,离婚了。

停电了来我家

从家到学校的路上,会路过一座桥,桥头有棵大树,大树下有个小卖部,卖各种零食,烟和啤酒,夏天还有冰棍和糖水,板车车夫常常聚聚在这儿等生意,或者打牌消遣。

小卖部的老板是个中年男子,矮矮的个头,小小的眼镜,偶尔会是她的老婆看店,一个发福的女人。

那会夏天,家里常常停电,工厂也常常停工。一日上学路过小卖部,听到一女人和老板约定,“今晚停电了来我这哈”,然后匆匆走了,看来是老情人。

再路过那个桥头,大树还在,小卖部、板车车夫都已经不见了。

爱看蜡笔小新的年轻女老师

四、五年级的时候,常常被数学老师叫去办公室做奥数题,例如午休的时候,以及音乐、劳技之类的课。办公室进门处的办公桌,坐了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常常见到她在看蜡笔小新。那会我们还都是看龙珠,哆啦A梦,数码宝贝。有一回老师不在,桌子上放着一本,我拿起来,只看到一个露着小鸡鸡的男孩子,并没有什么意思。

一天我照旧到办公室,去数学老师的座位上做题,进门的时候,蜡笔小新老师坐在位置上,那天她的胸口位置有一个镂空的圆形,左右胸露出白白的两个半圆,在圆心相切,就像胸口藏了两只小白兔。日后再碰到这位老师,总是不由自主的找她胸口的两只小白兔。

小白兔估计已经下垂了。

得癌症的数学老师

三年级时候的数学老师,在家里组织了一个奥数班,她教两个班,拉了一些学生,在晚上的时候去她家,一起解鸡兔同笼,或者牛吃草,每周一次。

老师希望我能够去,并且说不用交钱,而且因为结束时间是晚上,还给我钱坐人力三轮车回家。把这个好事和妈妈说了,爸妈也没意见,就让我去了。

老师家里也弄了桌子椅子,和学校一样。习题时间的时候,后面那个女孩子拿笔戳我,问我做出来了没有。结束的时候,很多家长来接自己的孩子,或者有些同学自己拿钱坐车走了,我没钱,总是得等到最后一个,老师过来,然后招了一辆车,给一块钱让我走。而这一块钱,拉到半路,车夫就不拉了,农村不进去,要加钱,没钱就要我下车走。下车摸黑走十多分钟才到家。

后来不用交钱的学生,家长都主动给老师交了补习费。直到有一天,老师过来向我要走了,第一天补习时候发的教程,然后告诉我不用去了。

后来,老师不教书了。最后一次听说她,是五六年级的时候,有几个同学说要凑钱买花送给黄老师,听说黄老师得癌症,快去世了。

爱烧学生头发的班主任

小学学校要求男生的头发不能太长,常常会有值日生来检查,然后扣每周的纪律分,听说还会影响到班主任的奖金。

有头发长的男生,爱抽烟的班主任就拿打火机要烧一撮男生的头发,态度好的求饶,也就过去了。不求饶的,总会被烧掉一撮,教室里一股焦味。后来发展到只要有调皮捣蛋的男生,都会被烧头发,总是固定的几个男生。

前几年被小学同学拉去见了一次这个班主任。还没退休,不过不教学了,被安排到小学后勤,管学生的饮食,想来也是好事。

六年三班

小学一共三个班,大多数班级荣誉,我们总是第三名,都觉得挺好。

有一回合唱大赛,大家唱了《让我们荡起双浆》,得到了第二名,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之前一直是倒数第一名。

高空坠物

一天中午突然吵吵闹闹,听说校门口不远处有人死了,高空坠物,两姐妹一起走,砸死了其中一个,听说是把扳手。同学还生动的描述了一些脑浆四溅之类的现场细节。

这些年来,走在街道上,总会时不时担心头顶落东西。

煎饼果子早餐

快到学校门口的地方有一座桥,一个卖煎饼果子的车子早早的就会停在桥上。零花钱少的时候,就吃一个蛋的,多的话,加根肠。

15年到北京,看见遍地的煎饼果子,买了一个尝,感觉完全不对,后来知道煎饼果子分北京煎饼果子,天津煎饼果子。

北京的煎饼不加油条,加的是薄脆,用的是绿豆五谷糊糊,不是用面糊。到手是硬邦邦的,入口也是硬邦邦的,不太喜欢。

上学时间

有一回校领导不知响应啥号召,把上学时间推迟了一些。不少人按照旧的时间到学校,校门不开。后来人越来越多,没到新定的时间,还是不开校门。

差不多时间之后,让大家开始排队进入学校,按照班级排队,统计人数,听说早到的人要记过。记录好之后,终于放大家进教室上课。

后来没听说有人被记过,上学时间又改回去了。

打羽毛球的女老师

六年级的时候,和同桌扒在窗户前看几个女老师在楼下空地打羽毛球。中午天气挺热,女老师都脱了外套,所以随着羽毛球来来去去,也都在扑通扑通,起起伏伏。

上课铃响,争抢坐回位置,发现同桌裤子有点突起,一碰,硬邦邦,问他是啥,他吱吱唔唔,说是皮带的头,皮带铁卡扣。又过了些许日子,等我也总是硬邦邦时,就明白了。

看书被表扬

家住在农村,有一回周末,在家附近碰到爱烧头发的班主任钓鱼归来,问我去哪儿,我答去书店看书,手里还抱着一本。

周一上学,班主任表扬了我爱看书,爱学习的精神。他不知,那是因为那会家里穷,没电视,我只能去书店看书,看小说。那会在书店还发现了一本二手的《普希金秘密日记》,好久之后才省吃俭用买下。

s9981102

而我手里那本不敢让他看的书,是刚刚发现的某一期《故事会》,上面有一些不一样的故事。

2017-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