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s

馄饨和我

今晚没吃晚饭,看着中秋之后依然圆滚的月亮跑了几圈,回到宿舍洗完澡,望着桌子上甜的发腻的月饼,突然想来一碗馄饨。若按照在家的习惯,定会骑车出门买碗回来。今晚是吃不到了,不如写篇日记说下馄饨和我的事。 儿时和父母居住在福建建欧还是宁德附近的山林之中,似乎也是在一片山林之中出生。父亲不知是每月还是每周都要和其他伐木工人一同下山采购生活物资,自然会带上我。下山日子是我最期待的,不知何时开始,每次下山父亲都会带我吃一碗馄饨。每次我都会把碗喝的倒过来,父亲这个时候一般是坐在一边等我吃完。就这样过了几年,种下了对馄饨喜爱的根。现如今那股味道自然已经忘记了,但是每每想起这段记忆,都会觉得馄饨肯定是美味的,不可代替,就如青梅竹马的女孩一般。

之后离开山林回家上小学,馄饨再次闯入记忆已经是初中。初中读的是寄宿的中学,父母会给每周的零花钱,实际上对于穷人的孩子来说应该是饭钱。说成零花钱,因为这笔钱是自己可以支配的,零花钱是富裕人家孩子才有的。一日午间溜出学校,随意走到一家店,看着墙上的价格表,点了一碗馄饨作为午饭。不知为何觉得那日吃到的馄饨和小时候的馄饨十分相似,往后并成了这家店的常客,偶尔除了馄饨也会点炒面之类的换换口味。不久之后才注意到这家店的店名是沙县小吃,再往后一些日子才知道沙县是福建的一个地名。

福建馄饨

说说我这最爱的馄饨吧。包的时候,一碗精肉制成的馅,老板用竹片揩一点到另一手中的馄饨皮,一捏,丢入碗中,凑齐个数,沸水下锅。碗中撒上青葱,小虾皮(是否有虾皮,记不真切了,可能某些店会放)。等馄饨煮熟后,捞起倒入碗中,加一勺汤底,上桌。清汤中浮动着馄饨皮,一颗一颗十分清爽,劲道、美味的馅则裹于其中。 吃时,用汤勺捞一颗,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先吃到的是又薄又嫩的皮,此时舌头自然是在寻找着那颗期待的馅。馅被层层皮藏在中间,就那么一点,异常鲜美、劲道。不知不觉,一碗馄饨就见底了。

除夕夜,偶尔会和姐姐在春晚之后(准确来说是12点之后),煮一碗袋装的温州大馄饨充饥,这馄饨的味道也是不错的,皮薄,馅味美,虽然不够劲道。

温州大馄饨

到县城上高中之后,一日从同学口中得知本县有一百年老字号小吃--钱承恩馄饨,据说门庭若市,供不应求,还曾经被中央电视台采访报道过!从此心中一直挂念。高中某个周末那时的女友从县城返校,打包带了一碗给我,味道大致已经忘记,只记得其中配料丰富,有豆皮紫菜啥的。如今还能想起,可能只是因为这碗馄饨和高中女友有关吧。

钱承恩馄饨

11年来广州上学,到学校饭堂,见价目表上有项叫“云吞”,不知何物。多日后,广东的同学介绍,即馄饨,迫不及待上了一碗,大失所望。大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之后在北京路附近,尝了正宗的鲜虾云吞面(竹升面),感慨,这明明就是饺子嘛。另外也在学校外的一家商场中吃了馄饨,俨然也是饺子。

鲜虾云吞面

当然后来了解到,我所钟爱的是福建馄饨,不同地域有不同的馄饨。在后来回家途中路过厦门停留的时候,在一家小店中才知道福建的馄饨有另外一个名称,叫“扁食”。另外四川的馄饨叫抄手。自此,立下吃遍所有类型馄饨的誓愿。

13年春,在大学城另外一处吃到一家四川面馆中的“抄手”,清汤薄皮,馅料虽然不及扁食劲道,不过也还不错,馄饨皮比较清爽,要吃到正宗抄手,还得等以后有机会去四川。

抄手

13年底,春节前夕,一日午饭后,突来兴致,想自己动手做馄饨。此时已知最爱的馄饨是扁食,找寻了下其馅料(扁肉)的做法,才知道难怪这么劲道,原来奥秘就在这馅料的做法上。木槌捶打肉至糜烂状,但肉纤维不断。照猫画虎,用家中铁锤敲个把小时,手酸眼花,放弃,不如上街买碗吃嘛!

不知是不是受馄饨的影响,对皮包馅的食物都颇有好感,例如饺子,小笼包等。 题中把馄饨放我前面,算是表达对她的一种喜爱和推崇吧。

注:所有配图来自网络。

2014-09-11 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