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s

鹅厂日记

妹子的调侃,留存一下。

连续好几个晚上夜不能寐的方工,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在某市值3000亿大厂搬砖的自己,和来自安徽、山西,初中毕业就去东莞的电子厂装手机配件的小王和小李并无差别。在初中课本里,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在社会学概念里,他们都属于没有固定资产的城市流动人口。唯一一点微小的差别就是,他的薪酬略微高一些。然而可悲的是,他不但没有同时结交两个厂花的运气,还要操心一个年纪不小但靠谱程度很低的女朋友。

他在这些睡不着的夜晚,也会想想还留在北京的金工,去年最后一轮大涨前上车的金工,正式且明确的成为了一个新北京人——最受北京欢迎的那种,有还30年房贷的能力和决心,没有隐形收入、工资全额纳税。而他却因为天不蓝、车太挤,任性的跑到深圳来了。来了才发现,除了天和车,一切烦恼的问题都没变,甚至成为更加突出的主要矛盾了。


方工隐隐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命运选定的两星。他好好回顾了一下这半年,团建的时候,给领导敬酒不积极,听同事讲黄段子笑的也不够妩媚,只顾两手是油埋头扒小龙虾;下班的时候,做完工便背起书包走人,也未曾好好留下来和同事们再多打俩小时王者荣耀,顺便一起领个免费晚餐券。总之,一切都糟透了,谁叫他恃才傲物不好好拉帮结派呢,打两星也是咎由自取。

每天晚上,方工都一边洗澡一边苦苦思索,被打两星后该怎么办?他掂量了一番,拂袖而去的勇气是没有的,讨价还价的能力也略嫩,而他的女朋友显然也缺乏一纸撕逼文就能风靡创投圈实现为其报仇雪恨顺带找好下家的本事。在考评出来这一周,方工的苦闷达到了顶峰,每每依靠王者荣耀排遣。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王者荣耀也是一个江湖,方工以人民币玩家的身份行走江湖,依然无法避免被人痛斥为小学生,进而几近被禁赛的命运。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中双双失意的方工,经常怀念童年,怀念做奥数题,也怀念那些已经嫁为人妇、和他再了无瓜葛的小姑娘,那时候多单纯,那时候肯德基就算心目中的天上人间了。


未完待续

2017-07-04 job